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tent

最后五具骷髅落实了,两个妾侍的尸骨,两个丫环的尸骨,还有一个没有主儿的尸骨,两个丫环的尸骨是爬秦国公床的丫环,是黄氏让人扔进水牢里的,两个妾侍是老秦国公的侍妾,因为太得老秦国公的宠,被蔺王氏恨之入骨,一心弄死她们,是蔺王氏让人扔进水牢饿死的。

那一个没有主儿的尸骨是一个远方的地痞,就是老秦国公家乡的混子来打秋风,嫌秦国公府给的钱少,到了当街对人言秦国公府为富不仁。

那个地痞输光了打秋风的二十两银子,再次来打秋风,说手里攥着秦国公把柄要挟要了五十两,还是输光了,三次登门要挟要钱,老秦国公也是怒了,那个混混竟然拿着一封信,说是老秦国公通敌的证据。

贼咬一口入骨三分,这样的叛逆大罪,这样被人糊上就是难逃嫌疑,那封信就是老秦国公的笔迹,真的假的,被糊就等着倒霉抄家灭门吧。

为了秦国公府的安危,管家让侍卫把这个人打晕,就扔进了水牢,几十年前的事呢,骨头都要被沤烂了,竟然有见天日的一天。

五条人命涉及黄氏,蔺王氏老太太,还有老秦国公,老秦国公已死了,是不能受到惩罚了。

蔺黄氏和蔺王氏婆媳是不能逃过惩罚的。

蔺王氏也丢了诰命,坐地又晕厥,高门大户犯事一般的都不会偿命,虽然说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不是那么回事。

说的好听,哪个王子杀人偿命了高官厚禄的命妇的人家出了人命都会往奴仆身上一推,主子就脱了罪。

奴才因为被主子控制或是被控制家人,只有为了保全家人为主子顶罪。

蔺王氏老太太是个狠人,两个妾侍得老秦国公宠,蔺王氏就设计让人勾搭两个妾侍,一个妾侍没有上钩,蔺王氏就收买那个妾侍的表哥找上门来设计他们银乱,被老秦国公捉奸,老秦国公气愤,就把那个妾侍丢进水牢。

那个妾侍的表哥,被蔺王氏指使家奴灭了口,在那个人回乡的路上把他杀了。

还有那条人命啊

六条人命都有人当了替罪羊,那些个替罪羊不敢不替,只是些个奴才,就是被奴役惯了,认为替主子死是天经地义的,身契被主子攥着,不敢不听命。

这些奴才也是作恶多端的,也是参与没有人性的行径。

奴才就是主子的狗,主子指派就得干。

秦国公府重要的三个主子一个也没有获得死罪,撸了爵位变成了平民,撸得够彻底的,连个子爵都没有落下。

财产不翼而飞,只剩了千亩良田,没有外脍没有俸禄了光指望种地哪有以前滋润。

由贫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蔺王氏觉得日子太难过了,秦国公好长时间了没有出门了,爵位一撸到底,从空摔下万丈深渊。

羞耻心人人都有,一个国公变成了白丁,得要多么的羞惭,不敢见人。

也是皇帝专门把公侯之家削爵,还不是那么丢人的,他家是因为犯了大罪才被削爵,真正是丢人现眼的人家。

没落的心情充满了怨恨,秦国公蔺长庚更是无颜见人。

蔺王氏几乎犯疯了,就恨三房坑了他家。

恨不能把三房斩尽杀绝,亲儿子成了她的死敌。

她时刻想着要弄死三房报仇

再说三房就只有三老爷那点儿打杂的俸禄,一个月就那么一两银。

一家四口,还有一个读书的小子,就是再省一个学生也得半吊钱。

没地没房,租房子也是要钱。

就那么三间小房,还要二两银子。

庒氏的娘家也不富裕,看到三房被蔺家赶出来,几个嫂子弟媳妇都想躲着。

家奴仆妇丫环原先就有十四个,现在他们一个也是养不起,只有遣散了家奴,没有遣散的银子给,蔺箫拿出二十两银子,每人发了一两打发走了,剩下六两交给庒氏付房租,买柴米油盐酱醋茶。

六两算什么钱一花就没了。

三老爷蔺长青有俩妾侍,看到三老爷落到这个份上,绝对是不想在这里待了,提出要求离开回娘家,真是树倒猢狲散,妾侍都起异心。

蔺箫没有可怜她们,一两银子也没有给她们,蔺箫觉得这样最好,这个家里终于没有闲杂人等。

俩妾和下人就是看到秦国公府败落了,再也没有希望了,就起了异心,三房虽然被撵出来,如果秦国公府不败落,俩妾就不会走的这样快,三老爷毕竟是蔺王氏的亲生儿子,等蔺王氏消了气,三老爷还得回去秦国公府,秦国公府一败,爵位都没了,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她们就是这样想的,三老爷被撵出来,没有分到一文钱,房无一间地无一垄。

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决不能再享到福了。

果然做妾的人都是虚荣心极强的人家,就是奔荣华富贵来的,你没落了人家肯定不想跟你遭罪,男人都是想享受美色,女人都是想荣华富贵,你成了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穷光蛋,谁会跟着你艰苦过下去。

妾侍可不是糟糠之妻,艰难困苦的跟你过,你看你纳妾觉得挺硬气,妾侍还可以送人或是转卖,你是有钱人她就依附你,你是穷光蛋了,恨不得就撇清你。

蔺长青就是这样的境遇,妾侍根本就对他没有留恋,他的妾侍可不是大家的庶女,只是小门小户的女儿,为了帮衬家里,甘愿做妾,也是为了荣华富贵。

你现在成了穷光蛋,一不能帮衬娘家,二没有了荣华富贵,妾侍哪来的真心,跟你受穷是不可能的。

妾侍没有子女的更不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现在的三老爷,跟要饭的一样穷。

妾侍怎么会跟他过

他的妾侍不是有卖身契的那种,人家想走,他也不能拦着。

可是也没有钱给她们,三房一家被黄氏赶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让他们带,两个妾侍也是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走了,估计回娘家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也没有立足之地。

哥嫂家人因为她们穷不会待见她,不会让她们白吃,会好歹把她们再嫁,会收到一些聘礼,娘家人都是这样,想在女儿身上赚一头子。

她们被卖二次也不是稀奇事,只是她们第一次也不是被卖的,以为她们是国公府,两个妾的家人是为了巴结国公府,才让她们给三老爷做妾的。

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再被家人人送人,因为她们还都不大,才二十几岁。

蔺箫也没有那么多同情心,既然她们不能共患难,就是不能让人可怜了。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