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公主的她自请出使异国,只为签订盟约,好抵御外侮,不料,风尘仆仆来到腾龙国,却先遇到个没礼貌的家伙!他在路边亭子等人就等人,凭什么恶狠狠不准她入内休息?还乌鸦嘴的说,最好快点离开免得遇袭──结果刺客真的来了,一波箭雨杀得她措手不及,幸好这男人嘴巴坏归坏,心却很柔软,不只出手救她,就连意外坠崖时都拚命用身体护住她,可没想到……从昏迷中醒来,竟发现两人的魂魄跑到对方身上!在找到变回去的方法之前,也只
身为公主的她自请出使异国,只为签订盟约,好抵御外侮,不料,风尘仆仆来到腾龙国,却先遇到个没礼貌的家伙!他在路边亭子等人就等人,凭什么恶狠狠不准她入内休息?还乌鸦嘴的说,最好快点离开免得遇袭──结果刺客真的来了,一波箭雨杀得她措手不及,幸好这男人嘴巴坏归坏,心却很柔软,不只出手救她,就连意外坠崖时都拚命用身体护住她,可没想到……从昏迷中醒来,竟发现两人的魂魄跑到对方身上!在找到变回去的方法之前,也只
表哥,是妹妹太傻,忽视了你的温柔与告诫,如今只能在你的墓前哭泣,若能重来一次,多好……身为首富嫡女又怎样?她还不是照样落入继母捧杀的圈套中,误将生母收养的表哥当恶人,迳自给临川侯世子当妾,最后不得善终,重生后她看清一切,绝不会再辜负一直相信她、疼宠她的表哥,见他因自己而被罚,她发挥前世所学,制出效果极佳的药赠他,并在继母指使继妹挑拨离间时,巧妙暗示大家继母别有居心,他则配合地揭开继母苛待他的事,并
虽然一穿越就穿成了人妻,但幸好她的夫君不是渣渣,而是个十足十的妻奴,逢人就称赞他的媳妇儿有多好,家事活儿舍不得她做,有好吃好用的总是先给她,就是他这老实到近乎傻气的性子暖了她的心,决定同他好好过,只是嘛,想要好好过日子,得先让日子变好过,他原本靠打猎为生,有一餐没一餐的,危险性又高,CP值太低,还有,当初他被迫分家分到的二十亩荒地不用也可惜,既然如此,她就拉著他种果树、养鸡,她再做些小吃食去卖,没
京城权贵兴武侯府有对双生闺女,生得一模一样,但性子南辕北辙,一个舌上长了花似,说出来的话很中听,让人心头欢喜,一个成天浑似瞪着眼睛睡觉,反应慢三拍,事事不在意,人人都说妹妹是才女,姊姊不及她一根手指头,殊不知有人扮猪玩穿越啊──赵若瑾名言:“枪打出头鸟。”她凡事低调,不跟同样来自现代的妹妹抢锋头,妹妹说要做生意,抢去大铺面,她就挑个巷子内的小店铺做内行人的买卖,妹妹成天剽窃古人诗词,参加花会攀附贵
女子无才便是德?那她肯定是才华洋溢到“超缺德”才招祸的!前世半残,穿越后腿好了,却仅剩一手现代带来的立体刺绣绝技能养家,可要翻身哪有那么容易,若非兰大少慧眼独具,真要喝西北风了,只不过兰大少可是有目的滴~他家绣坊进贡的兰锦遭人盗用,帮她的报酬就是要独家买断她那手绝活,绣出更好的绣锦扳回一城,偏生她宝贝娘开口了:这门技艺是嫁妆,想要?那就娶回家呗~一个要钱、一个要人,他们就华丽丽各取所需的把婚姻给“
妈个蛋咧!为国出征战死沙场,那叫忠贞爱国、叫气魄,老天没事让她重生在个病痨子身上,这才叫断她后路啊!(抱头)更惨的是,原主还嫁了无脑负心汉,逼得她大气都还没喘上呢,就急着带两个小拖油瓶和离,并搬回周家村当起了女猎户维生。呼~没人看管的日子,本来是爽呆了,她爱怎么打猎酿酒都行,哪知道……啧,隔壁那爱管闲事的韩大夫也不知哪根筋拐到,老怕她一个女人家上山会出事,总借口采药紧跟在她左右,搞得村里小道消息疯
前世做死做活为家人,一朝工作过劳死,想不到老天爷真够义气,补偿她让她穿越到古代,变成个爹宠娘疼兄弟大姊惜命命的宝贝疙瘩,唉,其实她也不愿这么娇生惯养,能坐就不站,穿的要精细、吃的要美味,无奈原主早产体弱,五岁遭人推落水,天生就是药罐子黛玉命,当不了健康宝宝,事事要人服侍,就让她用金脑袋报答全家人的好!她家让贪官伯父牵连,被流放到蜀地,幸好她早有远见的暗杠银票,才有了买屋置田的本钱,种桑养蚕酿酒发大
人人都道太子太傅少年出英雄,不但文武双全、智勇兼备,而且个性沉稳、心思缜密,从小就被圣上相中作为两位皇家娇儿的伴读──嗟!要她说,他那叫老谋深算、阴险狡狯,否则向来在宫中称王的她怎会就是逃不出他的五指山,结果父皇居然还把她指给他?!厚,这下不出走,未来不就都跟他绑在一块斗智兼斗法?但谁知才越宫,自由空气都没吸上两口,竟与他狭路相逢,而他还很“惊喜”的模样,甚至邀她同行,她当然不肯,问题是,如果不想
温明韫做为有着成熟穿越灵魂的小萝莉,并不在意父母疼不疼爱自己,甚至觉得爱钱的他们不管她正好,她可以随着祖父研究医理,也可以随兴制药,日子悠哉得很……嗯,若是隔壁的雷家爷孙俩没搬来就更好了,那位雷二公子也不知道是因为脸蛋太迷人,还是有个前首辅爷爷被旁人捧惯,劣根性深重,她不肯陪他玩,他就越爱缠着她,当一条小尾巴,她做药,他自愿来打下手;她采药,他摔得浑身伤也还是要跟……好不容易熬到他从军去了,她觉得
苏明月觉得苏家定是犯太岁,万贯家财遭人诈骗一夕赔光,爹亲成天买醉,娘亲劳累过度病死,她成亲当晚病秧子夫婿吐血而亡,倒楣的她直接被休回娘家,幸好她还能靠刺绣扛起一家生计,加上竹马卫海天从边关回来,身为猎户的他时常分肉给她家打牙祭,日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唯一让她苦恼的只有卫海天的追求,他让她吃肉嘴软不说,甜言蜜语更是不要钱的倒,把她撩得不要不要,他还帮助她家寻找诈骗主谋好讨回家产,又将她的绣品介绍给京
订亲改命实在太迷信,却由不得柳笑风不信,谁让当年快断气、被说绝对活不过十五岁的他,和那个据说续命再生的胭脂坊千金于香檀一订亲就起死回生,现在他都十九了还能活蹦乱跳,她就是他的福星!而她不只找出他从小虚弱的真相,又找来神医替他治病,更有十足的战斗力,他那「面善心慈」继母被她整得老了十岁,且她还有满脑子神奇配方,光靠胭脂水粉就赚了几万两,害他这个长公主之孙、柳城少城主,难以在佳人面前砸钱展现豪气,虽然
丈夫战死,原主受贪婪的二叔一家诬陷,嫁妆遭侵吞,毅然以死明志,可从现代穿越的她选择抗争到底,怒告上公堂自请和离,带着儿女和忠仆到陪嫁庄子安身,意外在山中捡了个重伤的大胡子男,这人脸皮忒厚,伤好了却不走,赖在她家当食客,把她的儿女当自家孩子疼,嘴上也总占她便宜,说什么要以身相许,大胡子糙汉不是她的菜,可他从敌人刀下救她的身影还挺顺眼,所以见他进京办事没捎来只字片语,她忽然很不是滋味,然而他回来后,却